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>统计法治>统计法治征文
牡丹江王富华——我家的数字情缘
打印本页 | 关闭本页 | 【收藏此页】 | 发布时间:2020-12-18

  父亲退休前是一名普通的乡镇干部,他先后从事过乡村会计、乡企统计员、乡会计、企业管理办公室工作成员等工作。父亲从事这一行有40余年,这40多年来,他尝尽了酸甜苦辣。每次问到爸爸为什么要选择这么辛苦的职业时,爸爸总是和蔼可亲地微笑着说,我一辈子和数字打交道,与“数字”有缘,因为选择了统计工作,才使他的人生更加完美。

  儿时的记忆里,由于工作的原因,父亲和母亲有着十五年两地来回跑“走读”式工作的日子,聚少离多的两地生活练就了父亲刚强沉稳、任劳任怨、爱岗敬业的性格。母亲作为留守妇女,住在距乡里十五公里的杨木村家中,既要承担抚育我们4个幼小孩子的责任,又要干农活维持生计。由于孩子多,劳力少,母亲每日勤勤恳恳地在农田劳作着,非常辛苦。因为工作忙,爸爸没有更多的时间陪伴妈妈和我们,为此,他每每回忆起年青时的时光,记忆中深感内疚。父亲除了在单位兢兢业业、恪尽职守外,每当闲暇时,他时刻牵挂着家里的妻儿。每次父亲骑着自行车赶回家里时,带给我们兄弟姊妹的不是好吃好喝的“美食”,而是一张张报表、一本本帐簿,这是父亲为早点回家,随身的布包里带着他未忙完的工作呀!当我半夜醒来看到父亲不在身边时,哥哥书房的灯光已经告诉我,他在加班。看着那些总也粘贴不完的票据,总也报不完的报表,我发现爸爸乌黑的头发上增添了不少银丝,人也更瘦了。我多想为爸爸分担一些,减少一点压力啊!可是那时我还小,实在是爱莫能助。直到1984年,父亲将家搬到镇上居住,才全家团圆,结束了父母的两地生活。

  听妈妈说,父亲不满十八岁就走上了村小队会计工作岗位。当时还是懵懂少年的他,天真的以为会计工作就是打打算盘,收收钱。当真正让他接任会计,面对理不完的票据和厚厚的账簿时,他顿时不知所措,才知道要学的东西还很多。因为自己的不服输,再加上村干部们的热心帮助,父亲很快适应了这份工作。因为工作出色,父亲被村里推荐,调到了乡政府。虽说工作更忙了,但父亲仍然要抽时间看书学习,不断用新知识来武装自己,充实自己,尤其是统计法规的学习。用父亲的话来说就是:坚持按规章制度办事。父亲的这种奋进精神让我受用一生。

  当同学们问起父亲的职业时,我总会骄傲而又自豪的说:我有一个懂统计会记账的父亲。父亲自信、认真;父亲诚实守信;父亲兢兢业业;父亲事物巨细,事必躬亲。

  也许是受家庭环境的影响吧,我们兄妹几人,除了二哥没从事财务工作外,其余的3个孩子都与“数字”工作有着一份特殊情缘。大哥从农校中专毕业后,就秉承了父亲的心愿,回到家乡被分配到乡政府,从事起了财税专管员工作,他负责的业务与父亲的工作大同小异,父亲则自然而然地成为了哥哥的启蒙老师。几年后,我的大嫂则是一名农电所的收费员,用她的话说:“与哥哥谈恋爱,就是从数据谈起的。”姐姐中师毕业后,成为了一名村小教师,5年后,被校领导任命,兼任起了学校的财务工作,而姐夫是一名乡镇医务工作者,也曾担任过单位的统计员职务。我,在1998年参加工作的第一个职务就是一名会计。两年前,在兜兜回回的工作分工中,我又被组织按排担任了统计站负责人一职。无论我们从事任何工作岗位,父亲常常语重心长地叮嘱道:“没事儿多看看书,学习学习《统计法》等新规新法,做好工作……”

  在父亲的身上,我们学会了做事,更懂得了如何做人!

关于我们 | 网站地图 |
版权所有:黑龙江统计局 地址:哈尔滨市中山路202号 邮政编码:150001
黑icp备07002206号 网站标识码:2300000045 公安机关备案号:23010302000451